<menu id="w4w0i"><u id="w4w0i"></u></menu>
  • <object id="w4w0i"><u id="w4w0i"></u></object>
  • <input id="w4w0i"></input>
  • <menu id="w4w0i"></menu>
    <menu id="w4w0i"></menu><input id="w4w0i"><u id="w4w0i"></u></input>
  • <menu id="w4w0i"></menu><input id="w4w0i"><tt id="w4w0i"></tt></input>
    <input id="w4w0i"></input>
    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科技創新網 > 文章中心 > 醫藥健康頻道 > 文章正文

    抗擊埃博拉 我們交上優秀答卷

    我援助塞拉利昂移動實驗室監測隊首批隊員凱旋,前方工作組負責人、高福院士接受獨家專訪

     

    5586例病例、4683例確診、1187例死亡,新增病例數量仍在增加(據世界衛生組織11月11日發布的最新報告)……一個個觸目驚心的數字背后,是塞拉利昂日益惡化的埃博拉疫情。

    11月16日,我國援助塞拉利昂移動實驗室監測隊首批隊員圓滿完成任務歸國。兩個月來,累計監測血液樣本1635份,收治留觀病例274例。其間,我國自主研發檢測試劑和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國產移動P3(生物安全防護三級實驗室)車首次走出國門,向世人展示了中國的科技創新水平和軟實力。

    這些奮戰在抗擊疫情一線的戰士們,在西非的所見所聞、真實的工作狀態是怎樣的?援非生活使他們產生了怎樣的所想所感?本報記者利用即時聊天軟件,與尚處于醫學觀察期、通訊信號不暢的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移動實驗室前方工作組副組長高福進行了對話。

    “‘下半場’的哨聲已吹響,主戰場依然在西非”

    記者:請您說說塞拉利昂的現狀?

    高福:如今的塞拉利昂看起來與往常其實并沒什么不同,首都弗里敦的街市依然車水馬龍,村里的人們也像往常一樣談笑風生。但你只要去醫院或留觀中心看一眼,立馬就能明白埃博拉有多么猖狂!很多人病死在醫院門外,更多人病死家中。

    記者:就您的觀察來看,當地的疫情為什么這么嚴重?是否說明我們暫時還沒有有效的埃博拉防控措施?

    高福:從專業角度來說,埃博拉病毒并不是無法控制,在塞拉利昂等地的大規模暴發也是因為當地的特殊情況。塞拉利昂的基礎醫療系統真的太薄弱了,全國只有不到100名注冊醫生。由于醫療設施匱乏,疑似感染者甚至確診病人都不能立刻就醫,不得不留在社區或者家里等待救治。而就國際社會而言,包括WHO(世界衛生組織)等組織和很多國家,不僅援助數量遠遠不夠,相互間缺乏統一的協調。很多工作人員都浮在上面,落實到基層進行社區防控的人員幾乎沒有。

    記者:就現狀來說,現在西非對埃博拉疫情的防控是怎樣一種狀態?

    高福:我們與埃博拉的對抗,就好比是一場足球賽。最開始,我們千方百計想要把疫情消滅在萌芽狀態,這可以說是“上半場”。但由于疫情暴發迅速、醫療體系薄弱,加上國際社會協調不力,疫情已傳播到了美國、法國、西班牙等國家,可以說“上半場”已經失守了。“下半場”的哨聲已吹響,打好下半場,就是我們的任務。盡管病毒已“溜出”非洲,但下半場的主戰場仍在西非。只要抓住源頭,及時發現與病人密切接觸者并及時應對,埃博拉是完全可以控制的。

    “沒什么好恐慌的。每當發生重大自然災害,我們都會沖在一線”

    記者:您的團隊在塞拉利昂每天具體的工作過程是怎樣的?和在國內比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高福:這次我們負責的是移動實驗室的病毒檢測工作。主要是對采集到的血液、呼吸道拭子等樣本進行檢測、統計結果,以確定疑似病患是否感染病毒。其實我們覺得,這和在國內的工作沒有太大區別,就是照常上班、加班,只不過是把實驗室從國內轉移到了非洲。

    記者:您剛才也提到,在塞拉利昂疫情仍在惡化。那么您的團隊在工作過程中,是否會擔心被感染?

    高福:從專業角度來說,你只要知道了這個傳染病的傳播規律、找到有效的防控方式,就可以預防(感染),自然也就不用太過于擔心。就埃博拉來說,一方面,埃博拉病毒的傳播具有很強的自限性,必須要通過接觸傳播;另一方面,我國在抗擊非典、H7N9的過程中,也積累了大量的傳染病防控經驗,所以并不是那么容易被傳染。

    其實每當國家發生像地震、海嘯這些自然災害時,我們研究傳染病的都會沖在一線,因為“大災以后必有大疫”。對我們自己來說,沒什么好恐慌的,該怎么干還是怎么干!

    記者:除了日常檢測工作,您和團隊在塞拉利昂還做了哪些工作?

    高福:在塞拉利昂,很多人對埃博拉依然沒有一個正確認識。為了幫助當地人有效防控、正常生活,我們的團隊幾乎是抓住一切機會宣傳埃博拉相關知識。在飛機上、在工地里、在塞拉利昂當地的廣播電臺,盡量用通俗方式去幫助他們了解埃博拉,正確應對埃博拉。

    “我國多年來構筑的防控體系能夠控制住埃博拉的傳播”

    記者:西非等地埃博拉疫情形勢日益嚴峻,國內各種謠言亦甚囂塵上,“廣交會現埃博拉患者”“青島調頻93.1發布青島第一起埃博拉”等傳聞甚至一度在網絡上引起恐慌。人們非常想知道,埃博拉真的會傳入中國嗎?

    高福:只要埃博拉疫情在非洲得不到控制,我國與非洲的貿易、旅游、留學生交流等還在開展,埃博拉病毒流入中國只是時間問題。但是大家也不用恐慌,即便是真的傳入,我國多年來構筑的防控體系是能夠把它的傳播控制住的。

    總體上講,我們需要對埃博拉提高警惕,但也不要把埃博拉想象得那么恐怖。針對其接觸傳播的特點,我國已在海陸空各口岸部署埃博拉病毒檢疫工作,通過各口岸的排查在第一時間查找傳染源、切斷傳播途徑。

    現在埃博拉在幾內亞和塞拉利昂等地的大規模爆發也是因為當地的特殊情況,比如貧窮、基礎設施跟不上等等。但在我國,這些問題是可以得到解決的。埃博拉的傳播可以被有效控制。

    記者:那么經過這次對塞拉利昂的援助工作,您覺得我們國家在傳染病的研究、防控方面還可以做出哪些努力?

    高福:疾病無國界。我們對塞拉利昂的援助,一方面是為了承擔國際責任、為了中非人民的友誼;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實現“傳染病關口前移”,盡力將埃博拉控制在西非。

    經過這次援非,我覺得我們國家對抗傳染病預防的“關口前移”政策還是非常正確的。我建議我國可以在非洲某些國家建立非洲疾病研究中心,專門研究一些特殊病原、熱帶病等,可以對埃博拉、拉沙熱等疾病進行早期布局、早期研究。

    記者:從整個世界對抗傳染病的角度,您還有什么想要呼吁的嗎?

    高福:放眼未來,我們呼吁在西非建立有效的公共衛生體系。現階段,迫在眉睫的是要有一個強有力的政府主導組織來協調管理此地的公共衛生事務。西非這三個國家的公共衛生設施的基礎特別差,僅僅依靠他們自己不可能完成這個任務,所以特別需要國際社會的支持。此外,應當敦促年輕科學家在規劃職業生涯時多考慮傳染病方面的研究。研究不能僅僅依著科學家的興趣來做,必須根據需要,為困擾公眾的現實難題尋找解決方案。科學家不僅要在先進的實驗室里做科研,也要到前線去,勇敢地抗擊致死性病毒。(來源:人民日報2014年11月21日06版)

    文章錄入:zgkjcx    責任編輯:zgkjcx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關于我們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 設為首頁 | 廣告說明 | 合作項目

    主辦單位名稱:科技創新網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6031925號   公安備案號:11010802029847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E-Mail:zgkjcx08@126.com
    激情性爱视频全集黄色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